就像萧笑预测的那样,春分之前,气象监的冷气球仿佛不要钱似的,一晚上丢十七八个,到了白天又吊诡的热起来,导致昼夜温差有时相差十几度。

  虽然还没有达到‘早穿皮袄午穿纱’的程度,却也让校园里的穿衣风格一片混乱,有的还裹着冬天的大袄,有的则早早换上了夏日的薄衫;还有的上半身厚鼓囊囊,下半身则异常单薄,令人啧啧称奇。

  与这多变气候相吻合的,还有校园中的诡异气氛。

  九有学府、阿尔法城堡、鱼人部落、神圣意志、血友会,等等,各种各样纷繁复杂的关系勾连在一起,令校园里的舆论乱成了一锅粥。

  有鱼人部落部分长老呼吁将部落从临钟湖迁走,搬到阿尔法城堡外那块风景秀美的水域中,重建一个新的、与阿尔法城堡自由风气相吻合的鱼人保留地。

  阿尔法学院对此含糊其辞,并未给出明确答复,倒是反复重申了巫师联盟关于鱼人保留地的若干意见,以及尊重九有学院对临钟湖的所有权这样的废话。

  对于上述嘴炮,九有学院除了严正声明之外,也宣布将进一步加强临钟湖夜间巡逻的力度,表示将同意巡逻队的巡逻员们携带法书、护符等强魔法装备,并将授权巡逻队员对可能发生的恐怖行为进行事前阻止。

  与几个半官方的表态相比,神圣意志与血友会的动作就干脆多了。从周一到周五,每天傍晚在学校的多座猎场中,都有两大社团之间的狩猎比赛——这种毫不废话就是干的风格带来的唯一后果,是校医院的床位明显紧张了许多,以至于郑清一度听到贝拉夫人抱怨学校花名册的分类方式过于武断,把许多明显属于星空学院的学生分到了其他学院。

  这种乱糟糟的情况持续了一个星期,直到周五春分到来之际,仍旧没有转好的迹象,而且看样子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。

  虽然宥罪骑士团开会之后确立了‘一边倒’的原则,但私下里,郑清反复提醒各位小伙伴注意克制,‘加油的可以,上场的不要’,平日里要注意低调,不要接受任何媒体,包括辛胖子在内的任何记者的采访,以免成了那只被枪打的出头鸟。

  周六下午,从蒙特利亚实验室回来之后,郑清像条死狗一样瘫在了床上。

  今晚的搜查任务是由萧笑带队,所以郑清难得偷来一时闲适。已经一个多星期了,不论是刘菲菲的宠物蛇,还是青衣老鼠所提到的无面怪,都没有任何踪迹。猎队也有些懈怠了。

  昨天中午,宠物蛇走失的时间已经超过十三天,刘菲菲也向校工委提交了相关申请材料。但据尼古拉斯说,校工委接待的那位灰袍巫师态度有些悲观,表示近期在临钟湖附近失踪的小动物不止一只两只,找到的可能性很低。

  按照那位灰袍巫师的隐晦说法,那些失踪的小家伙很有可能被湖里可恶的鱼人拖走了。

  萧笑对这样的说辞持保留意见。

  按照他的观点,就目前而言,鱼人部落与校工委之间的关系很差,灰袍巫师通过这种方式给鱼人部落上点眼药水是很有可能的;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在学校守护大阵监控之下,大量小动物失踪几乎不可能发生,那样会显得巫师法典是一个笑话。

  而巫师联盟最讨厌大家把巫师法典当成笑话。

  纷乱的念头在脑海中飘来飘去,令人不厌其烦。郑清用力晃了晃脑袋,目光落在窗外。

  太阳已经下山,银灰色的天空下,颜色有些寡淡。

  昨天是春分。

  春分过后,负责天气变化的气象监再也没有理由随随便便给大家降温下雪了,所以今天的天气陡然转暖了许多。

  宿舍里空荡荡的,除了郑清之外,其他人都是今晚搜查队的成员。只有小精灵与那只吃了睡睡了吃的肥猫陪伴他。

  自从上次杜泽姆博士为小精灵们做过体检,表示她们意外很健康之后,郑清后来又去过几次非正常生命研究所,无一例外,都没查出她们身上有问题。

  到了现在,小精灵们已经很久没有服用过特制的药剂了,平日里就是喝点露水、花蜜,住在郑清的帐子上,也未见与其他小精灵有什么不同。

  杜泽姆博士倒是对这些小家伙来了兴趣,一度希望郑清转手给他,并许诺可以为年轻男巫写一份高系数的论文。对此郑清婉言谢绝了。

  至于团团,在403宿舍养了半年膘之后,身子比刚来的时候明显圆润了许多,对男巫们的脾气也稍稍和善了一点。唯一不变的还是它那懒散的气质,以及对鸡腿的喜好。

  因为对鸡腿的喜好,所以郑清等人可以在不违反灵猫尊严的基础上,支使它做一点无关大雅的小活计。

  比如现在。

  “团团?”郑清趴在床铺上,拉长音调,然后弯起右手拇指,指了指自己的后背。

  “喵呜……”团团把叫声拖的长长的,音调起伏,音色丰富。

  郑清撇撇嘴角。

  “我只有一根了,”年轻男巫转过脑袋,压着枕头,语气多了一丢丢的威胁:“你想清楚啊,今天晚上他们都不在,除了我,没有第二个人能给你鸡腿。”

  肥猫不屑的打了个响鼻,一副士可杀不可辱的模样,踱着方步,四平八稳的在书桌上走来走去,垂下的尾巴尖却不小心将一张图表扫在了地上。

  郑清眼角抽搐了一下。

  “再加一个鸡翅,”他耷拉着眼皮,声音充满了商量的感觉:“都是老主顾了,你要学会优惠……咱们这是长期生意,要学会互相让利,学着双赢。”

  团团眯起它那双橘黄色的眼睛,思考了半晌,最终溜溜达达,蹿到了郑清床铺上。

  “这就对了……”男巫咕哝着,重新把脑袋埋进枕头里,舒服的哼唧着:“一步,两步,对,这边稍微重一点……嗯,走三才,迈五相……对,就是这里,吸……”

  他的背上,肥猫弓腰曲背,软绵绵的爪子用力按着相应穴道,卖力的给他踩背。

  “这老猫的爪艺越来越好了,难怪胖子这么喜欢它呆在自己床上。”郑清眯着眼,舒服的龇牙咧嘴。

  “这小子身上还是有股怪怪的熟悉的味儿……嘶,怎么就想不起来呢?”肥胖的猫脸也皱成包子模样,露出一副思索的表情。

欢迎大家访问:好看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cshu.com/book/2510/1061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