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出口就是平平常常、普普通通的一道铁门,只需要将把手向下一按,门就轻轻地划开了。

????林三酒站在门后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

????即使她现在不抬头看,也知道门上墙壁写着语气冷漠的一行字“游戏结束”。所有人都把背包、工具、剩下的散碎食物球给扔掉了,这些前几天还像性命一样珍贵的东西,如今甚至没有人愿意朝它们多看一眼。

????她转过头,目光越过众人,扫过那头昏迷过去的大象,落在了角落里那三具盖着毯子的身体上。她没有能力把他们带走了,就让他们随着这场游戏一起消失吧。

????“走吧,”她嘶哑地说,扶住了门框。

????与其说众人是走到了门后的,不如说他们是接二连三地摔倒在门后的;一迈过“房间里的大象”那道门,所有人都觉得肩背上似乎有山岳般的重担被拿掉了,身体忽然一下轻飘飘、软绵绵,再也支撑不住,纷纷坐倒在了地上。

????被游戏压制的体力,就像春日刚刚化冻的小溪一样,重新一点点淌过了干涸的躯体;只是虚弱、饥饿的感觉仍像火烧一样,林三酒都没来得及抬头看看自己进来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,就赶紧先掏出了一箱子吃食。

????“自己拿,”她先毫不客气地抱了一捧,这才转头看了看四周。

????这个地下房间的四墙、天花板都只涂了简单的一层水泥,除了还另外几道门之外,看起来和之前两个房间差不多——最大的区别,就在于它的大。不像操场的大小,也不像礼堂,这个房间应该能够放下一个小型住宅区了。

????林三酒还是第一次置身于这么大、这么空荡荡的单个房间里,看着远处小得像指甲盖一样的墙壁,一时间方向感都有点乱了;她近乎粗暴地拆开了一包“午餐盒”,疑惑地说:“这儿……就只有我们?”

????连之前的志愿者都不见了。

????“姐姐,”季山青在一旁看不下去,“你不能这样吃,不好吃的……我来帮你弄。”

????“看起来是。”斯巴安翻着箱子里的吃食,说:“既然没有志愿者,也没有新游戏发布会的讯息,这里或许是给我们休息用的。”

????也是,能活着离开大象游戏的人,想必都急需休息补给。

????“那就太好了。”林三酒抬眼看看,对豪斯特二人说:“你们也拿点东西吃。”

????他们都有点讪讪的,默不吭声地凑上来,各自拿了一些啤酒和面包之类的东西。在大象游戏里的时候,林三酒想过不少次,只要一离开游戏,她一定马上就要和几个新人分道扬镳;如今真到了可能会分道扬镳的时候,看着他们尴尬低落的神色,她又忍不住觉得他们有些可怜。

????算了,暂时先这样吧。谁知道下一个游戏又是什么情况呢?

????“来,”季山青十分有耐心,已经给她准备好了——顶上是一片咸饼干,中间交叉放着两块芝士和两片火腿,底下又是一片咸饼干。“要一层一层叠好了吃才比较香。”

????香是很香,唯一的问题在于,这么小的一只三明治,林三酒觉得自己一口可以吃十个。

????礼包这具编写出来的身体,对食物的需求是最低的,他感受到的虚弱饥饿主要也都是受游戏影响;因此他也是众人之中唯一一个慢条斯理,自己不急着吃,还有闲心给林三酒不停叠三明治的人。

????斯巴安撕下一块牛肉,感叹道:“我上一次饿成这样,应该是我八九岁的时候。”

????“你小时候挨过饿?”林三酒满嘴都是吃食,一边说话一边往外喷饼干星子。“为什么?”

????“不知道,”斯巴安歪头想了想,答道:“那都是还没发生的事。”

????啊?

????林三酒一愣,在他的脸上看了一会儿,看不出他是不是在开玩笑。他也没有解释的意思,拿起一罐啤酒,仰头喝掉了半罐,这才呼了一口气说:“有人要进来了。”

????众人腾地坐直了,目光来回扫过房间,似乎都听见了隐约的脚步声。没过几秒,他们身边有一扇门果然被推开了,鱼贯走进来了数个男女——斯巴安耳力过人,尚且不是叫林三酒吃惊的事;真正让她吃惊的,是这群进化者走进来的那道门,正是他们才刚刚穿过的那道门。

????是从别的房间借道大象游戏进来的吗?

????“啊,你们有吃的,”一个面色青白的女孩子忽然叫了一声,声音嘶哑、干裂得几乎让人不忍。“拜托……能不能给我分一点,我拿东西跟你换……”

????“不用换。”

????林三酒抬手扔过去了一包压缩面包,那女孩子伸手接的时候,由于过度虚弱,一个没站稳,“咕咚”一下摔坐在地上。然而她就像没意识到自己摔倒了一样,紧抱着那面包,飞快地用牙齿和指甲撕开了包装袋,拼命地将它往嘴里送。

????她的同伴一共有六人,几乎每个都是饿殍般的一脸菜色,唯有一个人油光水滑、神完气足。在林三酒点头之后,其余五人也纷纷涌上来,蝗虫过境一般,没过几分钟就把箱子里给掏空了;唯有那个精神最好的男人站在一旁,面色阴晴不定地,不知在出什么神。

????“你们是从哪个游戏里出来的?”林三酒问道。

????“一个种田游戏,”第一个拿到食物的那女孩,已经狼吞虎咽了半只面包,这时带着几分感激地说:“太累了,每天都吃不饱,简直没有头……我是后来晚进去的,他们有的都玩了七八个月了。”

????林三酒与礼包对视了一眼。

????“什么种田游戏?”

????“就是有职业分工,我是农民,还有领袖、工人、税务员什么的……”她说到一半又将脸埋进了面包里,叫林三酒不禁怀疑自己刚才恐怕也是一样的吃相——“每天要交很多税,也不知道怎么才能结束游戏。”

????……不出意料的话,这应该正是“房间中的大象”游戏的一个变种。看起来,这个女孩直到游戏结束,竟然都没想起来房间里还有大象。

????“那你们是怎么出来的?”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芦画,闻言冷不丁地问道。她紧紧望着那女孩和她的同伴,仿佛在期待着什么答案似的。

????“其实……我也不太清楚。我就是听见有人说,另一头出现了一道门……我扔了锄头就跑,很快所有人就慌慌忙忙地都出来了,一出来就看见你们了。”那女孩吃掉了一整只面包,转头扫了一眼。“能辛苦您,再为我们讲一讲原委吗?”她轻声朝那精神头最好的男人问道。

????“说起来太复杂,”那男人一摆手,“慢慢再说吧。总之,我们现在都要向前看,为接下来的生存做准备了。”

????“是的,是的,”另一个瘦得都快脱相了的矮个儿,急忙点头说:“其实也简单,我们能出来,都是多亏您发现了那道门。”

????那领袖显然已经修成了喜怒不形于色的功力,听了这话也不是很高兴的样子;在众人都坐下来休息、说话的时候,唯有他站在几步远开外,时不时还要回头扫一眼身后通往大象游戏的门。

????“怎么回事?”林三酒小声朝季山青说,“你猜他们发生了什么?”

????“工人农民们不知道要离开,”礼包也低声回应道,“我看那领袖又好像不太想离开……说不定是因为某个意外事件,导致了大象闭上眼睛,出现了出口。哪怕他已经忘了大象存在,出来看看的时候,也自动离开游戏了。”

????林三酒一时哑口无言,不知道该说这群人是幸运还是不幸了。

????这间房间占地宽广,在两拨人彼此聊了一会儿之后,那领袖就招呼着自己这一群人,挪到了几十米外的地方休息。眼看着这么半天过去,房间里仍旧一点讯息也没有,连林三酒也渐渐松懈了警惕,掏出了一些垫子被子之类的寝具,分发给众人之后,又把梳洗干净的礼包给埋进了枕头深处——能让他多歇一会儿,他或许就能多陪自己一会儿。

????等斯巴安、豪斯特、芦画等人都沉沉地睡过去之后,林三酒在礼包身旁躺下来,听见他哼哼着舒展了一下身体——别看他平时瞧着个头不大,伸开了还挺长。

????他们俩睡前总要聊天咬耳朵的,什么也阻挡不了。

????“姐姐,”他小声耳语道,“我总觉得这个世界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……”

????“什么意思?”林三想了想,问:“你见过这个世界的数据资料?”

????“没有,”季山青翻个身,露出半张月色一样皎洁的脸。“这个世界离数据流管库太远了,连数据体也没有意识到,它们只处于洋葱宇宙中的某一层上,所以没有这个世界的资料。只不过……这个世界的组成方式,令我觉得很熟悉。”

????不等林三酒问,他就叹了口气,继续说:“说要来一头大象,就出现了大象;说有蓝墙人,就有了蓝墙人。从一个明明被我们占据了的空间中,却还一直存在着另一群人……姐姐,你想到了?”

????林三酒已经腾地抬起了脑袋。

????“这和数据体……也太像了吧?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好看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cshu.com/book/182/1488/